村小组给村民发放卖土的钱
2020-06-20 16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分钱是村小组自行决定

昨天上午,华光社区党总支书记祝从军表示,荒山出售分钱一事,那是村小组自行决定的事情。按照村民自治的相关法规,荒山荒地征过后,其利益都是各村小组自行分配,具体分配方法由村小组召开全体会议决定。而农村历来有一个习惯,就是外来户落户得有一定年限,才能获得相应的分成。因为年限长的,对村集体的贡献肯定就大一些。估计因为这个,最后村小组没有让朱家参与分配。

他们随即拍摄了视频,在这段视频中,现代快报记者看到,村民从小仓库里将酒搬了出来,其中最好的是某品牌高档白酒,其中一箱已经开过用了两瓶,剩下4瓶,另外一箱则还未开封。此外还有一箱该品牌的中档白酒。

祝从军:还剩两三箱酒,我们马上给退了。以后也不买酒了。

今年12月初,新的《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》出台,其中明确提出,工作餐不得提供香烟和高档酒水。那么社区提供“天之蓝”等白酒供工作餐使用,是否违反了相关规定?

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堆放在该食堂的高档白酒市场零售价每瓶是418元,中档酒是每瓶188元。“原浆”酒在100多元一瓶。整个食堂存酒的价值估计在万元。

社区:酒是用来招待拆迁办工作人员

社区食堂里有不少白酒

举报

就朱家兄弟举报食堂存放大量白酒一事,现代快报与华光社区党总支书记祝从军进行了对话。

11月初,朱江等人将此事向浦口区纪委做了反映。纪检部门也到社区进行了调查。至于调查结果,朱江表示他们还不太清楚。

在仓库的角落里,还堆放着约10箱的某品牌的“原浆”酒,每箱装有4瓶。

昨天,浦口区纪委相关人士表示,此事是否违纪需要看具体情况,不过此前是接到过信访反映,但是他们尚未看到关于白酒的视频。至于此事是否处理,如何处理?目前暂时无法答复。(孙玉春)

今年10月27日,他们到社区谈补偿的事情,偶然到了社区的食堂。据朱江称,他们看到食堂里面的小仓库竟然存放了大量的白酒,都是整箱子的。当时就感到很吃惊,“太铺张浪费了!”

祝从军:中午是从来不喝的。一般是晚上喝。

祝从军:大概六七箱吧。

祝从军:华光社区目前搞拆迁。由于江北新城、街道拆迁办的人员经常要来,为了便于工作,社区就建了食堂。如果到饭店吃,又费钱,拿酒价格又高。

报复?

回应

举报之后,新的问题出现了。据朱江的弟弟朱坤说,他们所在的四一村民组有一处荒山,拆迁后就拿来挖土出售,11月底12月初,村小组给村民发放卖土的钱,结果他们家一分钱都没分到。

现代快报:酒是做什么用的?

现代快报:工作时间不能喝酒吧?

朱江有弟兄四个,加上父母都住在浦口区江浦街道华光社区。由于已经拆迁,目前他们住在过渡房里。

现代快报:村民反映食堂存放有十几箱白酒,有没有这回事?

“我们也是偶然看到他们食堂里有大量白酒的,向上级举报了,现在社区估计在报复我们。”昨天,南京市浦口区华光社区村民朱江向现代快报反映,他们家是拆迁户,不久前偶然发现社区食堂仓库里存放了十几箱白酒,便向上级纪检部门进行了举报。事发后不久,他家所在的村小组在分配荒山取土所得时,他一大家子15口人一分钱也没有分到,他们觉得这是因为他们的举报,才遭此“待遇”。对此,社区方面则予以否认,称分钱的事情是村小组开会自行决定的,与社区无关。

区纪委:已接到反映

荒山卖土的钱没有份

朱坤说,这些钱应该是每个人头分到2600元,本组的其他村民都分到了。为此事,他们也找了村组长和社区,但社区和村组长都说不清楚此事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得知,分钱一事,村小组开全体村民会议讨论,可竟然没通知他们家。朱坤说,他们老家在安徽,1980年左右到这里居住,2000年,他们正式在村里落户。“他们说我们是外来户,我们落户这么多年了啊!”朱坤认为,这其实就是社区因为举报一事对他们报复,故意不发钱给他们家。

现代快报:这个招待费用也是社区出的?

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也联系了该村小组长,他称自己在外面有事,对于分钱一事,朱江父子等人不在范围之内。

现代快报:这件事怎么处理?

祝从军:是的。

华光社区一位汪姓副主任表示,分钱一事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进行了公示。记者转达了朱家的疑问,即无论是否有资格参与分配,但是作为本组村民,他们应该获得参会资格,这也是村民基本的权利。对此,汪某也表示,的确是应该通知朱家人参加小组会议,至于为何没有通知,他也没有具体解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ongmingshizhengt.cn广东省英德市咐冉仝葡萄酒业有限公司 - www.gongmingshizhengt.cn版权所有